关于我们
产品中心
新闻动态
客户留言
产品视频
服务承诺
人力资源
联系我们
 
LED行业资讯       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产品中心  

起底张培峰资金路径:爱钱帮和凯瑞德是如何爆雷的?

时间:2018-12-06 09:42:01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公司

  很多人不知道,浙江丽水的青田县,其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侨乡。该县华侨遍布五大洲46个国家,现在出国打工也是很多青田年轻人的选择。

  目前深陷P2P旋涡的张培峰便是浙田人,头顶西班牙华侨光环的他在网络上有一份光鲜履历:从小移民西班牙并获硕士学位、投资欧洲股市赚了30倍、回国后数亿元投资实业。这其中,最知名的应该是他靠“三个月收益224.81%”成了私募大黑马。

  这份简历里,张培峰俨然一位海外归来的青年才俊,实业家和资本家双收。但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内,他被“监视居住”、“涉嫌操纵证券市场”、入主的上市公司凯瑞德(002072.SZ)股价暴跌80%、入股的P2P平台爱钱帮清算。

  越来越多的事实和证据显示,张培峰精心构造了二级市场的操作计划以牟利,P2P平台很可能是其资金来源,寄生在爱钱帮上的资产端或明或暗地成为张培峰输血的通道。

  凯瑞德前身为国企山东德棉集团控股的德棉股份,于2006年上市,上市后第二年便开始亏损沦为壳公司,第三年便谋划“卖壳”,来自上海的房企爱家控股曾借壳失败,直到2011年,来自浙江的第五季实业通过协议收购成为ST德棉的实控人,背后是自然人吴联模,后改名为“凯瑞德”。

  2017年3月,张培峰经前任董事长吴联模提携进入凯瑞德董事会,16天后成为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。彼时,张培峰并未持有凯瑞德任何股份,只有吴联模一份模糊的委托表决协议。

  事后证明,或许正是在这次接盘中吴联模和张培峰达成了某种共识,合作了此后一系列的运作。

  2017年6月开始,张培峰耗资2.4亿元在5个交易日内快速增持至5%,达到举牌线%,在目前的A股市场举牌极易引来散户跟风炒作。

  2017年7月11日,张培峰再度宣布增持0.19%至5.19%,一位律师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这一变动比例本无须公告。这时的张培峰急于向投资者表达自己的实力。

  彼时的凯瑞德总资产只有7亿元,总市值50亿元,员工不足百人,负债高企,唯一的价值是壳,IPO上市的艰难使壳公司具备了存在的意义。

  张培峰要想当第一大股东,但手里并不阔绰:以凯瑞德2017年的平均市值推算,接盘吴联模11.61%的股权至少需要5亿元,于是这份受托投票协议便没有了下文,改为以一致行动人获取控制权。

  2017年7月,张培峰与同时进入的任飞、王腾、黄进益、郭文芳结成一致行动人,合计持有12.32%的股权,略超吴联模,成为凯瑞德的实控人。

  2017年9月,张培峰放出利好消息,宣布将继续增持不低于10%的股份,但至今并未行动。紧接着10月,却突然将股份全部质押。

  一边承诺增持,一边却质押套现,表明张培峰控制凯瑞德背后是一个财富幻想:通过成功的资本运作实现暴富。

  成为凯瑞德实控人的同时,2017年7月18日,张培峰高调宣布,以5亿元出资入股P2P平台“爱钱帮”,并掌握了控制权。在张培峰大权在握一年后,这家P2P平台清盘了。

  7月23日,界面新闻记者来到爱钱帮位于北京的南新仓商务大厦办公地,现场大门紧闭,大门上张贴的告示显示,遭受损失的投资者需要到东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报案。

  来自爱钱帮官网的运营数据显示,自张培峰入主之后,爱钱帮的融资余额呈现上升趋势。从2017年5月份的14亿元逐步增加至2018年6月末的16.48亿元。

  有投资者告诉界面新闻,是看到了张培峰5个亿的投资才更信任这个平台。不过直至今天,投资者也不清楚这5个亿资金是否出资到位。

  在爱钱帮的平台上,房贷、车贷和消费贷被称为“散标”,剩余的是“自动投标”,并没有具体贷款项目信息,名为“i计划”。

  爱钱帮最新的资金借贷余额是16.48亿元,但根据界面新闻记者亲自统计,车贷和房贷只有2.3亿元上下,更多的资金流向了消费贷和说不清楚的“i计划”。

  事实上,所谓的“i计划”并无特定标的,看上去更像个资金池。界面新闻在采访中发现,多位投资者都不知道“i计划”投向了哪里。

  百度原副总裁陆复斌曾担任了爱钱帮半个月的大股东,他在7月3日以3亿元获得爱钱帮42%的股份,其妻李青妮担任爱钱帮的法人代表,但他在半个月后7月19日匆匆宣布退出,次日爱钱帮便宣布清盘。

  在投资者交流会上,资金流向成为最为忌讳的话题,也有投资者质疑张培峰5亿元出资是否入账,陆复斌并没有给出答案。

  此外,陆复斌还“甩锅”给资产端:“平台的运营和各位的还款其实是两件相关但又是独立的事情,还款主要是由各个资产端负责,比如元源潽慧的曹总,只要资产端有了一个清晰靠谱的还款计划,其实就算平台不运行,我们也有办法帮助各位把款还了。”

  而“曹总”,即爱钱帮其中一个资产端的负责人曹志伟则称:“只有爱钱帮平台继续运转,标的正常还款,投资人才可以有效地、有保障地拿到回款,若平台继续运营,本人会全力支持后续工作进行。”

  很明显,双方在互相“扯皮”。陆复斌甚至称,“我也是被欺骗投资的,何况加入爱钱帮之后我就发现问题,违反了当初的投资条款,所以投资也是作废的。”

  从陆复斌点出的“资产端”(即资金出口)入手,界面新闻记者在爱钱帮平台上发现,元源普慧信息服务(北京)有限公司(下称元源普慧)、深圳优速物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深圳优速)和深圳深圳优卡南方能源有限公司(下称深圳优卡)是爱钱帮的三大资产端。

  从2016年开始,爱钱帮就被爆出疑似“发假标”行为:不同的车贷项目用同样的车型和图片、同一栋房子重复质押、多个借款企业信息雷同等。

  发假标,即平台为了吸引投资者制造虚假标的,将资金给关联公司使用、或者借给更高收益的借款人赚取利益差,涉嫌非法集资。

  一系列迹象表明,元源普慧和深圳优速、深圳优卡均指向了张培峰和吴联模,与爱钱帮实为关联方。

  工商变更记录显示,2017年7月与张培峰一起进入爱钱帮的新董事是程娜娜与石晗,两人都指向了一个关键人物:谢贝妮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谢贝妮与另一谢姓人物谢曙共同控制北京华夏百信科技有限公司,这家曾在2014年被凯瑞德收购10%的股份。随后,谢曙进入凯瑞德成为总经理,并与吴联模同时离任。此外,谢贝妮还与吴联模有着复杂的股权联系:

  元源普慧的负责人曹志伟曾公开承认,元源普慧为爱钱帮放贷4.56亿元。不过投资者并不知情,这4.56亿的资产是否都是公开的车贷、房贷或者消费贷。

  元源普慧正是爱钱帮的资产出口之一,据此推理,格林汇通也可能为爱钱帮的资金出口。

  经过梳理发现,上述人士之间关系错综复杂,一边是张培峰及其控制的爱钱帮,负责提供资金;另外一边是吴联模等,提供资金流向。谢贝妮是两端的连接点:

  第二个资产端是深圳优卡,也是另一资产端深圳优速的控股股东。界面新闻记者翻阅爱钱帮上的散标项目发现,从第11页开始,便是清一色的一万或两万的消费贷项目,利率10%,期限为12个月。

  上述消费贷项目来自深圳优卡旗下的“优卡白条”,即为车主垫付油费。该白条放在爱钱帮上募资,意即车主的油费来自爱钱帮,深圳优卡负责支付固定收益和回收款项。

  初看起来是一个清晰的消费金融项目,但值得注意的是,深圳优卡要向爱钱帮的投资者支付10%利率,对车主还推出88折加油优惠。所以不排除其为覆盖上述成本,利用爱钱帮形成“资金池”,将资金投向利率更高的地方。

  除了元源普慧和深圳优卡,根据爱钱帮官网,这家P2P平台的资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资金流向:深圳优速物流,这甚至可能是爱钱帮最大的资金黑洞。

  深圳优速是一家物流企业,与消费信贷并无关联,但其穿透后与张培峰、吴联模存在密切联系。

  股东之一是深圳市森然大实业有限公司(下称森然大实业),原出资人便是张培峰,已有多家媒体报道他依然实际控制这家公司。

  股东之二是深圳顶诚信息资讯有限公司(下称深圳顶诚),注册地址位于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区前湾一路A栋201室。界面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发现,注册在这个地址的公司有数十家,表明实际是个壳公司,其唯一股东是中国金融租赁集团(香港)有限公司。

 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香港工商信息发现,该公司背后是香港上市的中国金融租赁(。巧合的是,吴联模曾在2017年4月份短暂成为该公司大股东,后在9月退出。

  刚好在张培峰入主凯瑞德和爱钱帮的时机,吴联模快速退出了中国金融租赁。接着,中国金融租赁在2017年8月底9月初出现了20%以上的涨幅,成交量急剧放大,显示有资金开始介入。

  早在2017年10月,张培峰曾把所持凯瑞德股份全部质押,按照60%的质押率来算可套现1.7亿元,他自称是自己公司融资需要。但刚好在同一时间点,中国金融租赁再现成交异常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中国金融租赁已经连续多年亏损,又是仙股(价格低于1港元),通常少有投资者问津。但这只股票去年8月到现在,从低点0.15港元涨到了最高0.81港元,走势完全脱离于业绩表现,有炒作之嫌。张培峰,以及他所控制的爱钱帮、吴联模等是否参与尚不清楚。

  最近一个月是张培峰的“至暗时刻”: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被监视居住,凯瑞德股价暴跌,所持股票浮亏近80%,一致行动人相继被强制平仓。7月20日,爱钱帮宣布清盘,投资者蜂拥而至。一旦“操纵证券市场”罪名成立,等待他的还有牢狱之灾。

  在一位A股专业投资者看来,凯瑞德在去年12月停牌前的股价K线走势明显是庄股所为。长长的上影线,代表上拉无力,股价又总是从低位及时拉起,留下长长的尾巴,带有托市的嫌疑。事后来看,可能是担心大跌遭遇爆仓。

  多位市场人士猜测,张培峰可能使用爱钱帮的资金增持凯瑞德。界面新闻并未证实这一猜测,但亦有迹象表明并非没有可能。

  界面新闻记者得到的爱钱帮资金到期数据显示,自从去年7月张培峰进入爱钱帮以后,资金到期期限逐步拉长:1个月到期的资产下降、3个月和6个月到期的资产快速攀升。

  上述数据清晰反映,张培峰入主后爱钱帮资产的流动性越来越差,可能的原因有二:一是资产质量出现了严重问题,不能及时回收;二是,爱钱帮投资了一些流动性并不好的资产,导致回收困难。

  鉴于上述变化,投资者有理由提出疑问:如张培峰的5亿出资属实,为何随后的还款期限会延长?平台上的短期借款是否挪用于关联方的长期投资?资金是否流向了上市公司?张培峰涉案与爱钱帮的爆仓是否为因果关系?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1年时吴联模以4.6亿元获得上市公司ST德棉25%的股权。2015年凯瑞德以2.5亿元购买北京屹立由数据有限公司 100%股权,增值率高达1068.24%,该公司与第五季实业正是关联关系。这意味着一部分资金又回到了吴联模的腰包中。

  如果冒险成功,将是凯瑞德重组完成,张培峰获取暴利。但进展并不顺利,随着并购重组监管政策的收紧,特别是金融去杠杆背景下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收紧,一些上市公司开始抛售互金资产,张培峰的资产置入难以实现。

  不过,去年12月开始,凯瑞德还是停牌重组了,当时公司账上只有1200万元流动资金。今年4月,凯瑞德宣布收购标的为北京乐盟互动科技51%的股权,张培峰表示可以借款支持,并公布了旗下深圳市丹尔斯顿实业有限公司的财务实力,其账面有3个亿的流动资金。

 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,北京乐盟互动成立于2014年,且没有太多业务。张培峰在爱钱帮资产注入难以成功的背景下,很可能仓促寻找了一个标的“搪塞”投资者,该重组依然以失败告终。

  这一失败带来了连锁反应,张培峰的资金链开始出现问题:其曾承诺提供借款用以收购,加上之前质押套取的1.7亿现金未归还。这种情况下,宣布重组后仅一个月,今年5月张培峰就将丹尔斯顿这家已成立8年的公司转让出手。

  投资者显然不买账,叠加A股市场下挫,凯瑞德复牌后连续7日跌停,跌幅超50%。

  股价暴跌导致股东爆仓,张培峰、王飞等五人一致行动协议解体,持股最多的吴联模选择沉默。乱象之下,凯瑞德呈现出无实控人的状态。

  界面新闻记者调查还发现,与张培峰和吴联模等人有关的P2P平台不止爱钱帮一个:凯瑞德原总经理谢曙目前投资了投友圈、凯瑞德曾通过孙公司入股的信融财富、张培峰曾通过森然大实业收购原熊猫金控旗下的融信通。爱钱帮爆雷了,还会有下一个吗?

Copyright © www.g22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 版权所有:凯发娱乐 沪ICP备07029879号
友情链接: